论文代写常见问题 | 论文代写在线留言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,权威的论文发表,论文代写平台,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!
您的位置: 第一论文网 -> 写作教学论文 -> 文章内容

快速导航

赞助商链接

用环境熔冶文心——《烈日和暴雨下》的“名著微读”探骊

作者: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:2017-9-13 16:03:34

刘剑涛

《在烈日和暴雨下》是老舍的《骆驼祥子》中的精彩片段,我以此文为例,共享一下如何引导学生进行“名著微读”。作家茅盾在《试谈短篇小说》里谈道:“环境描写怎样的为主题服务呢?如以风景描写为例,一小段的风景描写甚至少到只有几句的风景描写,其目的不是为风景而写风景,即不是为了装饰,而是为渲染或衬托故事发生时的气氛,或者为了加强故事发生时人物的情绪。”这席话至少告诉我们两点:一是环境描写为主题服务;二是环境描写不是为了装饰,而是为了“渲染”或“衬托”气氛,是为了“加强人物的情绪”。

基于此,首先,带领孩子通过略读全文,了解主人公祥子的身份:旧中国老北京的人力车夫。然后,从文中作者的叙述中明确这些车夫的社会地位——处于社会最底层,一天不拉车就一天没饭吃。接着顺势补充小说中祥子的要强性格及要有自己一辆车的理想,进而引导孩子理解本文主题:在黑暗社会里下层人民为基本生存而“挣命”的痛苦。

接着进入重点:作者是用什么手段突显这一主题的?为什么我们能从中深切地感受到祥子“挣命”的痛苦呢?存疑之后,和孩子们一同感受作者是如何对气氛进行“渲染”的,是怎样“加强人物的情绪”的。

经过提示点拨,孩子们很快就从本文标题中轻松发现,就是两个字:“烈”和“暴”。而祥子痛苦的情绪感受就是从这样的气氛中被“加强”的。

在孩子们明确了这一内容后,趁势引导,进入下一环节:作者是用什么妙招儿达到这样效果的呢?法国作家罗曼· 罗兰在《〈七月十四日〉序言》中谈道:“为了表现一个风暴,不单是描画每个浪头,而是要描画整个激动起来的海洋。”

本文烈日之“烈”,暴雨之“暴”,便是作家所说的“风暴”,而我们要探讨的是本文作者是怎样用“每个浪头”让本文“烈日”和“暴雨”这一“海洋”“激动起来的”。

在带领孩子精心研读文本后,得出写作启示。

启示之一:多角度立体展现

空间上,高、低。如写烈日时,从灰红的天到“像烧透了的砖窑”似的老城;写暴雨来临时,从“墨云滚似的遮黑了半边天”“黑云铺满天”,到“柳条飘洒地摇摆”,到街上“衣服早已湿透”的祥子。

又辅之以点、面。如写烈日之“烈,先总写“天热得发了狂”“地上已经像着了火”。然后点染,街上“病了”似的柳树、“发着白光”的马路、“尘土飞起多高”的便道,以及“吐出红舌头的”狗、“鼻孔张得特别大的”马、“好像也要晒化”的铜牌等。写暴雨之“暴”,先总写“雨道”,再发散开去,“风,土,雨,混在一处”“辨不清哪是树,哪是地,哪是云”“地上射起无数箭头,房屋上落下万千条瀑布”。作者用绵密的笔尖,织就一张铺天盖地的毒网,让人上下四方无可遁逃,绝望至极。还不止于此,作者又从感觉层面,通过视觉、听觉、嗅觉,仿佛给读者拍摄成一部3D 影片,烈日之烈,暴雨之暴,祥子挣命之痛之苦,让人恍若身临其境。

启示之二:娴熟运用多种修辞

俄国短篇小说大师契诃夫在《论文学》中强调:“风景描写首先应当逼真,好让读者看完以后一闭眼就立刻能想象出您所描写的风景。”怎样才能“逼真”?怎样才能“让读者看完以后一闭眼就立刻能想象出您所描写的风景”?

就是在细致观察基础上,通过精妙的想象,赋形于精彩的修辞。如比喻,本文俯拾皆是,信手可拈:写天之热,“地上已经像下了火”“整个老城像烧透了的砖窑”“整个地面像一面极大的火镜”,热得人何其痛苦!作者还未罢休,再以排比造势,“处处干燥,处处烫手,处处憋闷”,好痛苦!又加夸张强化,“铜牌好像也要晒化”“晒得东西要发火”,真热!“手和脊背都要晒裂”,真痛!而最为出神入化的是拟人,作者巧借柳树之态,人格化地把一天的天气变化表露入微。烈日下,风来了,风大了,疯狂雨至了,小小的柳树,通过作家人格化的描摹,犹如敏锐的信使,把这场暴风雨憋着劲的酝酿变化预告得细致逼真。唯其细致逼真,才能印象深刻,才能给人以共鸣和震撼,也才能辐射出超强的艺术感染力。本课的修辞运用,当之无愧地达到了这一境界。

启示之三:选景取舍有度,正侧互映

古罗马诗人贺拉斯在《诗艺》里郑重提醒:“在描写的时候,……总是出现一两句绚烂的辞藻,太显得五色缤纷了。绚烂的辞藻很好,但是摆在这里摆得不得其所。……总之,不论做什么,至少要做到统一、一致。”

本文取景,视点虽然繁多,“绚烂的辞藻”璀璨纷呈,但读来并不纷乱冗杂,相反,却给人以井井有条的“统一、一致”之感,就是得力于作者的精心取舍编织。写烈日,无论是正面写“天热得发了狂”“晒得东西要发火”,还是侧面写马路发着白光、便道尘土高飞、柳树恹恹似病、狗吐舌头、马张鼻孔以及小贩不吆喝、车夫怕出车的种种情态,都“一致”指向于“烈”,“统一”于突显天气之酷热;写暴雨,正面写雨点亮而硬,雨道直而大,侧面衬以“砸起许多尘土”“地上射起无数的箭头”“房屋上落下万千条瀑布”,以致祥子衣服湿透,“只觉得透骨凉的水往身上各处浇”,直至“浑身上下都流水”,也都“统一、一致”于渲染暴雨之“暴”,充分展现暴雨极凶极恶之狰狞。

赏读到此,作者环境选点确实看似繁多,可孩子们却思维灵动而思路清晰,就在于作者对各个景点张弛有度的取舍编排。

总览全文,作者一支生花妙笔,把祥子存身的自然环境勾画得针脚繁密,摇曳生姿,但始终没忘“文心”,即赖以揭示深刻社会主题的主人公祥子。这也完全合乎法国大作家左拉《论小说》的要求:“环境描写保持在一种合理的平衡中:它并不淹没人物,而几乎总是仅限于决定人物。”

作者简介: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第五中学语文教师。